污软件不要钱那种

好家伙,足足一城的修士。

王欢不清楚这青丝城内到底有多少人口,不过根据城市的规模和人口密度判断,这里绝对不会少于三千万人。

三千万强大修士……我得个乖乖!

这数量简直已经是骇人听闻了。

别说是一个悬丝天尊,就算是仙域的强大修士凑起来,能不能有这数量都是两说。

难道说悬丝天尊其实才是十天尊之中势力最为庞大,甚至庞大到惊人地步的大强者?

王欢心下震撼,面上却是不动声色。

只是静静的观察周围,观察周围地魔们的一举一动。

进了城门就是一条颇为繁茂的商业街,距离王欢最近的一处,应该是个酒肆?

可能就是个酒肆,这地方其实就是个小广场,光有一个象征性的围栏环绕,没有房顶,彻底就是露天的。

不过内部倒是有不少正在买醉的女人。

恩,就是女人,酒肆中也有男子,不过大都是些穿得叫人没眼看的服务人员。

可爱小女生吹泡泡自在写真

这里的服务人员都是些精壮年轻的男子,面上涂抹着不明材质的妆容,打扮得妖艳的叫人想上手去狠抽。

并且做派扭捏,含羞带怯的惺惺作态。

反到是前来买醉的女子大都穿得和之前遇到的少女一样简单,而且作风豪迈无比。

经常伸手在某个看中的男子臀部拍上一巴掌,或者是干脆喷出些污言秽语来进行调戏。

王欢看得简直傻眼。

他满仙域的跑,连劫窟都是去过的,绝对算是见多识广,可还从来没见过如此阴阳倒错的神经病场面。

凤族也是男性稀少,女性居多,但女性也没养成如此豪迈的作风,反而是益发的三从四德。

这里则是彻底的阴盛阳衰,变成了女人玩弄调戏男人,诡异,当真诡异。

这都已经不符合人类的生物特性了好吧?

“喂,那个小子,说你呢,过来!”

正在王欢看得发愣的时候,一个坐在酒肆靠近围栏边的女人冲他十分豪爽的招招手。

王欢愕然,一指自己的鼻子,对方立刻点点头。

“快过来!你一个低贱的无主男子,再敢磨蹭我将你丢去后面喂灵兽!”

王欢又是好奇又是新鲜,连忙假装出一副惊恐模样颠颠儿的朝她跑过来。

这女人穿着打扮基本和之前遇到的少女一样,并且以无比豪迈的坐姿,抬着一条腿踩在长凳上和他说话。

这一下真的是桃源秘境满入眼,乱人心。

幸亏王欢定力比较强大,只扫过一眼便不再多看,转而看向那女人的脸庞。

这是个一头利索银色短发的女人,模样挺漂亮,真的是挺漂亮,不过却是带了几分假小子般的阳刚气质。

大方暴露在外的皮肤上肌肉也十分发达,甚至是发达的有点夸张。

有个形容词叫什么来着?恩,金刚芭比,对,就是这个。

这就是个典型的金刚芭比,天使的面孔,魔鬼的身材。

后腰上别着一对看似十分夸张的砍刀,也没有刀鞘,就那么斜插在后腰腰带上。

让王欢都担心她一个不小心能把自己腰带给切断了,要真是那样只怕……

恩,那好像也没什么,毕竟这里的女人们似乎都不大在乎被人看了。

“你别着佩剑,又没有纹身,想来是个寻荒者咯?”

女子上上下下的盯了王欢片刻,微微点头似乎很是满意的样子,丢出个问题给王欢。

王欢哪知道什么狗屁寻荒者不寻荒者的,不过也只是顺着对方的说法微微点头。

女人一把向前,直奔王欢身下抓去。

好家伙,这怎么一上来就朝下三路动手?

王欢一惊,将自己的修为控制在尊级,勉强一让,让开她这一抓。

女子一抓未能得手也是一愣:“好身手!”

她看着王欢微微眯缝起双眼,眼神中闪烁着狐疑的目光:“我,钻地龙,你可听过?”

王欢只能摇头,没听过就别胡说,不然破绽就越大。

钻地龙道:“南城门这边是我的地盘,有点本事的人我都知道,要么,就是我们水月之珠主母的仆从,要么就是些亡命徒,出去探索黑暗世界的寻荒者,你,我没见过,这不正常,你解释解释。”

解释个屁!

王欢索性胡说八道:“哎呦,叫您给瞧出来了,小的我以前可不在南门这边混的,都是在西边混饭吃,只是不小心得罪了西边的一名城门官,这不,只能来南门这边碰碰运气。”

“哈!”钻地龙一巴掌拍在桌子上,手指王欢,对酒肆内的众人道:“都来看看,这蠢货说他得罪了西边的城门官了。”

“哈哈哈!”登时一片哄堂大笑。

男人还好,来喝酒的女人都开始用一种异样的眼神儿打量王欢。

王欢暗叫糟糕,是不是说错什么了?

钻地龙道:“西城门的断铁山是我的姐妹,她可是我们水月之珠的干将,哪里都好,就是要男人要得太狠了些,被她用过的男人,十个里头八个活不过一夜去的。”

卧槽,这么狠的吗?王欢听得毛骨悚然,这特么是掉到盘丝洞里头来了?

钻地龙看着王欢一脸的欣赏:“你既然能得罪断铁山,那就一定是被她用过的吧?能不死,说明你本钱不错呀。”

说着目光就又盯住王欢的裤裆,还不光是她,其他女酒客也一起盯了过来。

王欢真心想抽出巴掌来把这群小妞狠狠的揍一顿,他还没被人这么调戏过呢。

平时只有他调戏妹子,如今倒是好了,反而被一群妹子给一起调戏了,大爷的,丢大人了。

“来来来,叫老娘看看你本钱有多么雄厚,老娘满意的话,你就是我的人了,我介绍你,你便能加入我们水月之珠家族。”

钻地龙没怀疑王欢的话语,毕竟他现在表面怎么看都是个地魔。

王欢苦笑摆手:“哎呦哎呦,姑娘饶命,饶命啊,小的我实在是受不住了,那次被断铁山弄得几乎断了气儿,如今要是再来,非死了不可。”

王欢这叫一个亏心,要不是有正事在身,非让你个小娘皮见识见识啥叫真男人。

· Tagg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