麻豆传媒和同事的秘密关系

青龙殿内一片寂静,过了片刻,青龙天尊的虚影才传出笑声:“王天师,是不是记错了,我们之间没有什么账可算的吧。”

他看着王欢笑道:“念在以往的交情,杀监军的事就此作罢,回去吧。”

听了青龙天尊的话,大殿内众人一惊。

这是灭掉太平军大好的机会,青龙天尊竟然放弃了,实在有些不明白。

难道那个王欢说的都是实话,青龙天尊欠了王欢的债。

青龙天尊心里有愧,所以才以这件事抵消?

否则,这不符合青龙天尊的性格。

王欢笑了笑说道:“可是青龙天尊,难道想要耍赖不成?要我把证据拿出来是吗?”

青龙天尊脸上的笑脸有些僵硬,他给足了王欢的面子,如果是一般人,早就是见好就收了。

“王天师,我不明白说什么。”

王欢冷笑一声,随后从须弥袋里拿出一堆清单:“这是四十年来,麾下之人巧借各种名目,敲诈勒索太平军物资数量清单。”

在场的人都默不作声,只是神念一扫,就发现这清单不对劲。

悠闲美女清凉午后唯美惬意户外写真

这上面的物资,比他们敲诈的要多出十几倍。

所有人的脑子里顿时浮现一个念头。

这小子在敲诈!

青龙天尊懒洋洋地说:“王天师,这只是一面之词,不可胡闹。”

王欢道:“青龙天尊,是不是胡闹,大家心知肚明,我为什么要杀宋书云,就是他前去太平军敲诈勒索。”

“太平军奉命前往边疆与劫窟征战,现在不仅没有得到军需资源,还反遭敲诈,此事要是昭告天下,青龙天尊的脸皮何在?”

王欢又从须弥袋里拿出一张纸,大声道:“这是我写好的状纸,如果青龙天尊不给我一个交代,我便亲自前去天庭,告御状。”

青龙天尊怔了怔神,脸色阴沉,心里暗暗冒火。

如今天庭是由他们十天尊说的算,王欢就是去告状,也不能将他这么样。

但是,十天尊之中,各有盘算,若是见到他倒霉,其他人肯定不会放过机会针对他。

其他天尊虽然伤不了他,但可凭着这件事将他名声搞臭。

他这青龙天尊在仙域众人眼里,也成了薄情寡义之辈,今后还怎么招军,还如何统领治下百姓。

这个王欢摆明了就是想要小题大做,利用其他天尊来威胁自己。

青龙天尊心里虽然暗暗不爽,但没有发作。

三太子怒斥道:“王欢,别不知好歹,如果不是我师父出面,那太平军早就死伤无数。他们还能活到今天,全凭我师父恩惠,如今归来不知道感谢,还在这里诬蔑师尊。”

吴冥也阴沉着脸:“没错,就算告御状,我们也不怕。”

王欢没有理会两人,而是死死地盯着青龙天尊的虚影,问道:“青龙天尊,也是这样的想的?”

青龙天尊哈哈一笑:“王天师,这些修炼资源,都是小事,何必为了这点事就闹的满城风雨。我之间的事情,我们关起门来处理便是,不必让别人笑话。”

青龙天尊权衡之后,淡淡的说道。

王欢拱了拱手,说道:“青龙天尊果然是公正严明,在下佩服的很。”

青龙天尊脸上的肌肉一抽,看着王欢的笑脸,恨不得将他一掌拍死。

但是想到事情的后果,他强忍住怒气。

不到万不得已,他不好打杀王欢。

这小子虽然臭名昭著,可他毕竟是大天师,而且手里又有他的把柄。

当初在无尽虚空,是王欢拖延住了灵山天尊和兽天尊,让他们的肉身没有遭劫。

他要是杀了王欢,对手拿这件事大做文章,他威严扫地。

青龙天尊笑着说:“本天尊一向是公平,这是有目共睹的,此事我一定会严格调查,给个满意的答复。”

其他人都傻楞住了。

特别是那些敲诈过太平军的人,脸色发绿,吃进去的东西在让他们吐出来,这太难受了。

可是天尊这么说,他们又不敢反驳。

王欢说道:“多谢青龙天尊。不过我想这事必须得快,毕竟太平军马上就要出征了,若是资源没有着落,恐怕发生兵变。”

王欢根本不想跟青龙天尊拖延,很直接的说:“事不宜迟,还请青龙天尊立刻调查,把属于太平军的物资尽快归还。”

“总是还需要调查,这样才能做到公平,给太平军一个交代。”青龙天尊笑道。

王欢说道:“有天尊这句话,我心满意足了。”

王欢又拿出几个留影球,说道:“这里面就是这些人前去敲诈太平军物资的证据,都被暗中记录下来,铁砧如山,请青龙天尊查阅。”

青龙天尊的脸都黑了。

而大殿内不少人脸色也发黑。

都在暗骂太平军之人太无耻了,竟然暗中将这些留下来,早知道会是这样,当初就该杀了他们。

青龙天尊很是郁闷,觉得颜面全无。

他冷冷的扫了大殿内众人一眼,面无表情地说:“们当中,谁干了这些事,自己把物资退回去。”

说完这句话后,他也觉得没脸留在这里让王欢看笑话。

“王天师,我还有事,先走一步。”

青龙天尊的声音响起:“本座在这祝贺太平军此去边疆,能够旗开得胜!”

王欢拱了拱手。

然后,他看向大殿内的众人,说道:“青龙天尊的话,们刚才也听到了,不需要我一个一个登门去要债吧。”

众人脸色发黑。

吴冥说道:“王欢,这资源分明就是胡乱填写。”

王欢冷笑道:“大公子,这话是什么意思?刚才青龙天尊已经下了法旨,怎么?身为他的大弟子,要第一个不尊天尊法旨吗?”

吴冥一阵语塞,王欢这尊大帽子带下来,让他无话可说。

王欢又对着众人笑了笑,说道:“给们一天的时间,把物资送回来。不然,我就去告御状,把们的丑事公诸于世,到时候青龙天尊丢了脸,难受的是们。”

说完之后,王欢哈哈一笑,离开了大殿。

大殿内,众人满脸阴郁。

欧鸿怒道:“大公子,这事到底怎么办?”

“是啊,都吃进肚子里了,还要吐出来,而且吐得比吃的还多,这让我们怎么给下面的弟兄交待。”

“大公子,倒是想想办法。”

· Tagged